大漠

مغولستان داخلی

感发的生命


原创:铁砚

  阵地的编辑们前几天为大漠的《巴图》争论起来。

  大漠的第一稿,整体芜杂凌乱,但巴图很强大。我没办法和大漠联系,就请林曦告诉大漠,要求大漠修改。大漠很豪情,斧斤至处,枝桠遍地。第二稿比第一稿好了太多。我挑剔,觉得离我的目标还远,要求再改。朴拙的大漠不得不卷起衣袖,第三稿使我相信,他只能这样叙述了。我想,巴图的往昔纷至沓来,使他难以取舍或不想取舍。坐在电脑前,我不忍巴图的身影消逝,开始动笔参与。

  第一段和第二段之间,沟壑太宽,大漠撩起长腿,无所畏惧地跨越。我认为不讲理。我想象大漠看见故人的遗物后,不忍再看,抬头望向窗外。“窗外,黄色的阳光 流淌进树叶。”用黄色修饰阳光,...

2018-08-13

黄昏

   逝去的光阴已成流年,那些伫立在生命里的心境沉浸在黄昏里。它是白色、金黄和渐浅的暗蓝,时而镶嵌些泛虹的青色,一种可以恬静,可以沉思的颜色,那是忧伤的颜色。


   它每一次跳跃,都奔涌着燃烧的火焰,渲泄着温暖和从容,生生不息,让你回味。正是“乐不在外面而在心,心以为乐,则是境皆乐,心以为苦,则无境不苦”。恍如游离隔世又爱却成了今天,抚摸走过的轨迹,惆怅的记忆也变得活跃起来,在某一段时间忽然又静止,静止如落霞瞬间的成像,打印的如此唯妙。


   而那黑的显像,被誉为暮...

2018-08-12
1 / 4

© 大漠 | Powered by LOFTER